年迎来“二代”接班高峰株洲民企“一代”近暮2018-12-24 05:08

——

  这个夏天,在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在为找工作奔走的时候,在株洲有一批同龄人,正在考虑如何接过上一辈人留下的巨大财富和家族基业。

  来自市工商联的数据显示, 株洲民营经济已占到半壁江山, GDP的60%,财政收入中的70%,就业岗位的90%,是由非公企业创造。

  而改革开放近40年,一批株洲民企“掌门人”正走向暮年,子承父业,事业的传承,正在强烈呼唤“二代”走向台前,5至10年将迎来接班换代的高峰。

  这意味着,作为中国经济最活跃要素的民企的接班人,这些“二代”如何进入角色,不只是一个家族的权力接替的“家事”、“私事”,更是关系重大的公共事件,他们的奋斗与挫折,将直接攸关株洲经济未来的发展与前途。

  一方面,民企“一代”几经辛苦,奠下基业,很希望下一代能发扬光大,令家族的声名和财富持续不衰;另一方面,这群年轻的80、90后“企二代”,该如何顺利平稳地接过父辈手上充满创业光芒的“接力棒”?他们稚嫩的肩膀能否扛得住企业传承的“大旗”?他们代际之间的理念冲突和碰撞又如何调和?

  尤其,当企业的代际传承期撞上转型升级期,这些年轻人,会在“火车头城市”上演怎样的精彩?

  来自“百工之乡”,走天下“能睡地板、能当老板”的温商特质,在父亲赵国成身上尤为明显。他从温州来株做生意,从100多平米的出租门店到如今自购3000多平米厂房的公司,赤手空拳打拼了近20年,才有了株洲正泰电器设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株洲正泰”) 、湖南威扬电力设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威扬电力”)。

  每天早上6点起床锻炼,晚上9点前必须回家;初中时候,每天的零用钱就只有10元,即使大学四年远在南昌。这是20多年来,赵威策的生活规律。

  2008年,从南昌理工大学毕业后的他,按部就班地进入公司“实习”,为接手公司做准备。

  父亲让他先进入运营稳定且更成熟的“株洲正泰”,学习采购、发货等业务。1年的时间,每天重复相同的工作,工资不高,年轻人的浮躁和拖拉开始在赵威策身上显现,“生意就是家事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  一个老客户的订单,他拖拖拉拉两三天后,直接给忘了,直到三个月后,对方催问货物,他才记起。对方特别心寒,直接从别处订货了。

  父亲知道后,直接打了赵威策一个耳光。“父亲很少说重话发脾气,那是他第一次打我,也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。”赵威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接班人的责任,他的一个举动,不只失了一个十多万元的订单,更砸了企业的招牌,还辜负了父亲的期望。

  从那以后,他第一个上班,最晚一个下班。一年后,通过了父亲“考核”第一关后,他来到了重点发展的新公司“威扬电力”。

  去车间当装配工人,做自家产品的“推销员”;去预算部门当职员,了解每个产品的用材,从而掌握成本预算;再去生产部,了解不同产品的生产进度、出货周期、产品质量,便于跟客户谈业务;到总经理助理,了解公司员工管理,再到如今总经理位置,他用了10年。

  在赵威策的提议下,公司组建了一支20个人水电安装队伍,直接省略了之前从其他水电安装方接业务的环节,增加了利润厚度。而他自己也在努力地考造价师证,“自己要懂预算,才能控制成本,不会被别人牵着鼻子”。

  更大的调整在于收缩产品线。赵威策表示,现在公司产品小到户控小箱,大到箱式变压器,产品几十种,大而全,但高端品质产品不突出,企业要转型升级,走高精尖路线,就必须重点打造几款高端产品,这样利润空间也更大。

  十年的磨练,商人的“精明”已显现,而立之年的赵威策也开始有了企业家的样子。

  7月22日,“浙江大学—株洲非公企业经营管理人才创业接力研修班”结束,54名株洲民营企业家接过浙江大学结业证书。明星企业的湖南日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日望科技集团”)董事长彭军并未“上课”,“代母出征”的是彭军的独生女贺妍博。今年3月份刚回国的她,这算是她第一次业内正式亮相。

  “日望科技集团”旗下共有株洲日望精工有限公司、株洲日望电子有限公司、湖南澳德信息有限公司、湖南澳维科技有限公司,形成精工制造、电子、信息、环保膜材料四大产业集团,公司员工600余人,共有三个工业园区,其中“日望电子”更是株洲首个上市新三板的企业。

  去年12月份,她从美国马里兰大学金融专业毕业,本想先留在美国工作的她,因“集团正面临发展关键期,也是壮大期”,母亲希望她尽早融入“接班”角色,分担重任,传承实业。在纠结3个月之后,她回国了,给董事长母亲做秘书。

  “我不喜欢接班这个词,听起来像是坐享其成、唾手可得的事情一样,其实,有能力才能接得住。”1993年出生的她,坐在办公室,简单束发加上身着一袭衬衣加包裙,少了几分休闲,多了几分沉稳,她觉得“上班就该有上班的样”。

  周一至周五每晚上八点,公司的中高层例会。她认真听,认真记,从泛泛而听,到用收集的数据开始勾勒出公司每个部门的运行轮廓。

  至于何时能“接班”,这位才毕业的女孩显示出谦逊的一面:“这还远远谈不上,我还需要向妈妈学习。”

  同龄的朱澎鑫也是大学毕业就开始接班。作为株洲最大的工程建设监理公司——株洲市新凯工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凯监理”)的“接班人”, 2015年,他从湖南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网易实习不到半年,被老爸的一个电话“召回”了株洲。

  篮球运动员出身的他,不爱坐在办公室当特助,反倒喜欢去工地当个监理头儿。整天穿梭在各个工地上,与农民工打交道,吃着大锅饭。

  “我们公司的阵地就是在工地,我不能坐在办公室里想象,得去一线出头的白净小伙子,黝黑了不少。

  为了承接业务,与“叔叔伯伯”等老江湖打交道,朱澎鑫以“真诚”动人。他总是礼貌地先发个短信,然后直接去对方办公楼等,有时间则见,没时间再来一趟。“有时,一个礼拜十多趟地跑,他们看的也就是年轻小伙的耐力。”

  初生牛犊不怕虎。朱澎鑫手上已经有了2个中标项目,这份“接班”事业,他干的挺开心。

  有接班的“二代”,还有另一种力量,他们是某种意义上真正的“创二代”, 不希望躺在父辈的“安乐窝”里坐享其成,而是期望凭靠自身努力,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。

  父亲是株洲首批下海经商浪潮中的一员,那时,家里就是厂房,厂房就是办公室。厂房里昼夜不息的机器轰鸣声,办公室里你来我往的生意经,李南形容自己是从小在生意圈里“泡”大的。“可能从那时起,做生意就是我基因里的东西。”

  2010年,从比利时列日大学留学归来,李南没有接手家里的事业,而是自立门户开始创业。

  深知创业难,只希望儿子有个稳定工作的父母,始终不同意李南创业。没有任何基础的李南只能从头做起,两年内,在餐饮、服装、汽车行业均有涉猎,两三年下来,赚了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  时间到了2013年,鼓励民间资本注入实体经济,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国家政策,让李南嗅到了商机,他拿出所有积蓄,成立一家服务中小微企业的投资管理公司——银诚佰联。

  “中小微企业有融资需求,有人有投资意愿,银诚佰联做的就是红娘牵线的工作。”李南表示,目前公司50多名员工,已经为2000多家中小微企业提供资金业务服务,成为株洲本地覆盖最广的民营投资管理公司。与此同时,他去年年底才创办的“互联网+二手车”平台——车利美,如今也有了6家加盟店。

  然而,无论是接班还是创业,农产品 02 为了进一步提升新版有机产品防伪追溯标签的使用效能,根据目前智能手机的普及程度以及二...!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“二代”不得不处理好的,是他们和父亲之间的那种微妙的关系。

  绝大多数“企二代”们都是海归,到国外去生活,得到了“国际视野、外语能力”,也缺乏“人脉、对中国式社交方式的了解”。“自立门户”的李南也会“水土不服”,刚开始需要父辈提携。

  父亲在服装、汽车销售、市政工程等多个领域打拼多年,亲手缔造了一个关系网络。“不得不佩服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社交方式就是对的。没有一顿饭是不喝酒的,总要喝到醉醺醺。”在李南看来,第一代身上还有着创业的“江湖气”,创业凭意气、胆色,第二代更信奉科学、理性,靠产品说话。

  但这种“反抗”只能保留在家庭聚会。如今,李南也融入其中。回国至今,他最大的改变就是酒量。“留学时候,喝红酒是品酒,不会喝白酒,现在,红酒是一瓶瓶地干,白酒论斤喝,不喝酒的社交方式的确行不通。”

  “做生意,不能只凭喜好,利润第一。”父亲经常提醒李南,别太追求理想化,而忘了自己是个生意人。

  赵威策感同身受。他打了一个“打江山难,守江山更难”的比喻:在舆论压力里,做好了,是因为父辈基础打得好;没做好,就会觉得读书多、起点高的你还不如白手起家的父辈。

  在他们看来,作为“二代”更看重的并非是创造多少财富,而是要创造出自己本身存在的价值,好好利用父辈所创造出来的品牌和平台,闯出一片新天地,并把父辈的创业精神和吃苦耐劳、专注做事的优点传承下去。

  几天前,赵威策下达了一个新指令,即同一个月生日的员工,公司组织集体庆祝,公司领导也一定要到场。这是十年来,他作为总经理独立下达的第一个指令。

  “以前我在车间当工人的时候,在提高员工福利方面,我其实就建议过。”赵威策表示,或许是出于成本考虑,还有对员工管理理念不一样,父亲并没有采纳他的提议。

  这次,赵威策咨询了办公室主管,请教了车间主管,算了一笔账,增加了员工生日庆祝的福利,每个月公司大概多支出1200元左右,在公司的承受范围之内,虽无法立竿见影,“但我觉得员工就是企业最大的潜力与财富,激发得当,他们所创造的蛋糕,会远远大于你现在投入的一个生日蛋糕。”

  这次,他不再是以一个“工人”立场,而是站在公司总经理的角度做出了决定,父亲同意了。

  “对于我们这些二代来说,父亲既是长辈,有时候同时还是老板。你得拿出自己的成绩单,才好和他沟通。”赵威策说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绝大多数“二代”所学专业几乎都与金融、资本相关,而在“做实业是一分一分地赚,做品牌是一毛一毛地赚,而进行资本经营是一元一元地赚”的差异面前,是继续发展实业,还是实业和资本相结合,还是向其它领域发展?株洲民企二代传承面临这样一个转型升级问题。

  “虽然是做金融,做互联网+二手车,但供应链金融的根本在实体经济,不是掠夺实体经济,而是服务实体经济。”李南有自己的观点。

  在他们看来,与父辈相比,年轻是他们的劣势,但也是他们的优势。他们更具“活力”与“创造力”——这种“力”,或许将是中国改革开放头以来积淀下来的这批民企再次蜕变、升级的开始。

  旧力已尽、新力未生之时最难将息,这是一个企业、家族最巅峰的时刻,也是最脆弱的时刻。而株洲民营企业将迎来“二世”时代,是接班危机也是转型良机。

  先说良机。当下,动辄炫富、张扬跋扈等形容词成为很多“二代”的标签,但笔者在接触交谈的株洲民企的几位二代身上,这些标签难以立起,相反,在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比同龄人还谨慎、成熟的一面,包括不希望躺在父辈的“安乐窝”里坐享其成,而是期望凭靠自身努力,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的李南,还有脚踏实地,十年“上位”的赵威策,这就是所谓的“比你年轻,比你有钱,还比你努力”的现实版。

  这是好的开始。在民营企业经济已经占据半壁江山的时候,这群“二代”的态度与胆识,将直接关乎这座城市经济未来的发展与前途。尤其碰上转型升级之际,他们富有开拓创新的思维和雄心,或许能成为下一个三十年发展的动力与方向。

  正如文中采访所言,很多“企二代”都是80、90后,他们攻读专业多以金融为主,加上接受过高等教育和现代经营理念的洗礼,他们对家族企业劳动密集型、薄利多销式及低附加值的传统制造业并不感冒,对创办实业、成本控制、精细化管理等缺乏兴趣。相反,他们对虚拟经济、资本市场等“立竿见影”的事业更感兴趣,觉得容易刷出成就感。这就可能会衍生一个问题,即实业空心化,尤其作为脱胎于家族企业的民企而言,掌舵人的决策方向,就是这个企业的发展方向,而一个个企业的发展方向,将最终影响经济的走向。毕竟,实业才是一个国家经济的立身之本,要抓稳实业根基不动摇,得从他们开始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沙巴足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织梦58